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宁波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宁波  >  文化?体育
上饶眼科医院最好的是哪家,上饶眼科哪家好,上饶眼科医院哪家比较好
稿源: 宁波日报   2018-01-23 10:19:24 报料热线:81850000

上饶眼科医院最好的是哪家,

原标题:沪西状元楼里的那顿喜酒

当年曹家渡的沪西状元楼

姜浩峰 资深媒体人

印象里的沪西状元楼,是当年曹家渡最大的一家馆子了。我甚至记得小时候在那里喝过一次喜酒,而位处沪西状元楼对马路的同兴馆,则一般没什么人去办喜酒。我的老太太,也就是我祖母的母亲,九十多岁老去的时候,家里就在同兴馆办的豆腐饭。写此文前,我用“度娘”搜索“沪西状元楼”,出乎意料的是——这家老字号饭馆竟然还在! 位于长宁路93号。可我路过那里,门面明明改成了王家沙的分店,门面很小,已经比不上当年的热闹景象。

记得在沪西状元楼吃那顿喜酒时,我还是个小孩儿。那是我们长宁路296弄弄堂里的“一枝花”出嫁,场面那叫一个火爆。在上世纪80年代初来说,那一顿婚宴的排场不算小。老上海人中,籍贯为宁波的人很多,状元楼本是甬帮菜馆,不过在那个年代,海鲜不可能天天到货,于是席面上也就没什么正宗宁波菜,不过咸还是咸的。虽说,沪西状元楼的招牌菜是糟货,包括糟毛豆、糟鸡爪、糟鸭舌和糟猪肚,据说夏天外卖的话有时要排很长的队,可这些个糟货在婚宴上是摆不上圆台面的。

婚宴有八冷盆和八热炒,这冷盆里的白斩鸡、酱鸭、白切肉之类不算数,端上席面的全鸡、全鸭、全蹄髈和全鱼才是这顿酒水真正的荤菜主角。只不过,当这些全须全尾烧熟了的大荤上桌的时候,穿着白褂子的服务员们已经端着扫帚、畚箕侧立于大堂内了。新娘、新郎被人拥上了方凳,有人拎起了红绳子,红绳子的一头挂着个大苹果——要求这对新人当众啃苹果,还只许动嘴不许动手。场面那叫一个闹腾,谁还有工夫去吃那些鸡鸭鱼肉,尽管都是些平素只有过年才吃得到的大荤,并且是饭店大厨的手艺!

新郎家里人也完全不客气——备好了不少钢精锅,全副武装而来。先从这些锅盏里拿出事先包好的糖果——每包十粒糖,其中五粒大白兔奶糖,五粒是水果硬糖。家里的阿姨妈妈们就这么一桌桌迅速发完。再然后,当服务员们齐声叫“阿拉要下班了……”并挥舞扫帚的当口,一桌桌的客人纷纷识相地起身离席。阿姨妈妈们就像真正的战士,迅速冲到席面上,抢险救灾一般把那些全鸡、全鸭、全蹄髈、全鱼收入锅中。再然后,有意犹未尽者,则细心探看——还有哪些可以划拉走的菜,包括桌上客人没怎么动过筷的冷盆、热炒。

桌上塑料壶里的桔子汽水最是令人烦恼——想带走却没有合适的容器。一不做二不休,几个小孩一哄而上瓜分一空。此时,桌子底下冒出“滋哇”一声怪叫,然后是一串叽里呱啦的“爪哇语”,没想到桌底下有个喝多了的“糟人”,原来是弄堂里的一个青年,我要叫叔叔的那么一位,其实他当时不过二十出头,这小子酩酊大醉。当人们扶他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的时候,他清晰地叫着新娘的小名,好像眼中还挂着泪。

“好了好了,人都走了……”有人拍拍他肩膀,接着,一众小哥们扶着他走出了沪西状元楼。这哥们,也不知是单相思、暗恋者还是弄堂之花的前任,总之,在状元楼,既无金榜题名,也无洞房花烛,这顿饭,这小子吃得有点悲催。

后来,在同兴馆的豆腐饭宴席上,我看到已经人到中年的他,和他一桌的是

弄堂之花的家人们。弄堂“一枝花”嫁出去后毕竟很少回娘家,那顿饭,他吃得略沉闷。再后来,同兴馆首先关门大吉了。再接着,沪西状元楼名字也不见了踪影,而弄堂变作了楼房,楼房又进行了拆迁……一切,似乎没有发生过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编辑: 陈奉凤

钟情国画三十余载 何其一国画展昨同心书画院开展

稿源: 宁波日报 2018-01-23 10:19:24

  图为《居山寻春》局部。 (汤丹文摄)

  中国宁波网讯 “迤逦山水路”何其一国画展昨天在同心书画院举行了开幕式。40余幅田园系列山水作品,凝聚了画家三十余年的笔墨功力,显示了他对山水画的钟情以及独特的审美情趣。

  何其一是鄞州姜山人,从小酷爱绘画。尽管他从事过多种职业,但从未放下手中的画笔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他先后跟从陈嘉宇、陈文蔚学画,后被推荐去中国美院进修,师从徐英槐、周文清,其间受到国画大师陆俨少指点。2005年,他放弃企业经营,成为一名职业画家,其作品多次被国内艺术机构拍卖收藏,亦成为中国画院的签约画师。他的作品以细腻的笔法提炼了丰富的江南风物,具有强烈的乡土色彩,通俗易懂。(记者汤丹文)

编辑: 陈奉凤

宜阳怎么判断自己是不是早泄